Y1M;添加不同固定化M1處理的菌群在屬水平的分布最廣的是Bacillus(芽孢桿菌屬),分布范圍為1 31%~2 23%,而Bacillus(芽孢桿菌屬)、Kaistobacter(幽門螺旋桿菌屬)、Balneimonas(芽生桿菌屬)、DA101和Aeromicrobium(氣微菌屬)優勢菌屬結構變化可能是誘導土壤3環PAHs降解的重要因素。綜上,番茄秸稈也可作為固定化微生物載體材料,為原位土壤3環PAHs的修復技術應用提供理論依據,同時為作物秸稈的資源化利用開辟新途徑。 ">
<sup id="euuwc"><center id="euuwc"></center></sup>
<acronym id="euuwc"></acronym>
投稿須知
  本刊是河北農業大學主辦的綜合性農業學術期刊(雙月刊,國內外公開發行)。主要刊登農學、園藝、植物保護、林學、畜牧獸醫、食品科學、農業機電工程、土木? ...

2種秸稈固定化M1對3環PAHs污染土壤修復效果研究

作者:李巖 張小雪 馮煊 劉月涵 王偉 馮圣東 羅治定 楊志新

關鍵詞: 玉米秸稈; 番茄秸稈; 固定化M1; 3環PAHs; 土壤酶活性; 微生物多樣性;

摘要:試驗采用"吸附-包埋-交聯法"研究玉米秸稈和番茄秸稈固定化芽孢桿菌M1對河北唐山典型煤礦區農田土壤3環PAHs的修復效果。結果表明:玉米和番茄秸稈固定化M1(Y1M1、X1M1)顯著提高了芽孢桿菌M1對煤礦區3環PAHs污染土壤的去除率,均以單體芴(Flu)降解效果最好,去除率高達95.78%和94.97%。玉米固定化M1菌比微球基質對照的降解提升幅度(22.13%~75.85%)遠高于番茄秸稈固定化M1菌(13.69%~16.33%)。進一步分析與PAHs降解有關的土壤酶活性變化發現,土壤過氧化氫酶和多酚氧化酶活性在兩種秸稈固定化M1處理之間存在著顯著差異,X1M1處理土壤過氧化氫酶活性是Y1M1的1.15倍,而土壤多酚氧化酶活性Y1M1卻比X1M1提高了29.21%。微生物多樣性結果分析發現,接種固定化M1后土壤群落多樣性和豐富度明顯改變,固定化M1后兩種秸稈對Chao指數和Shannon指數均表現為X1M1>Y1M;添加不同固定化M1處理的菌群在屬水平的分布最廣的是Bacillus(芽孢桿菌屬),分布范圍為1.31%~2.23%,而Bacillus(芽孢桿菌屬)、Kaistobacter(幽門螺旋桿菌屬)、Balneimonas(芽生桿菌屬)、DA101和Aeromicrobium(氣微菌屬)優勢菌屬結構變化可能是誘導土壤3環PAHs降解的重要因素。綜上,番茄秸稈也可作為固定化微生物載體材料,為原位土壤3環PAHs的修復技術應用提供理論依據,同時為作物秸稈的資源化利用開辟新途徑。 


上一篇:溫室土壤不同含水量下施用DCD和DMPP對N2O排放及NH3揮發的影響
下一篇:陜西省農業水足跡量化及對水資源的影響分析

《河北農業大學學報》編輯部
地址:河北省保定市靈雨寺街河北農業大學期刊社
北京快三